队长摔死啦!

【咕哒飞】

FGO→F/A→FGO,主FGO背景,my room的飞哥忽然消失,疯狂寻找几天的咕哒子被传送到正确地点后遇到掏心后即将消失的飞哥,满足自身脑洞的产物



1.

御主像石乐志一样敲遍了整个迦勒底的房门。

玛修紧张的问着达芬奇亲有没有又给御主吃什么奇怪的东西,达芬奇无辜的摇了摇头后这位坚强的少女终于鼓起勇气询问敬爱的前辈。

“齐格飞……”

“???”

“我的齐格飞不见啦!有谁见过他吗!”

围观从者们也对脸懵逼,距乔尔乔斯回忆,最后一次见到齐格飞时,他们还在一起喝酒。

所以呢?御主挠头,总不可能喝醉了走出迦勒底……不可能的吧???

“冷静一点,前辈。”常年拯救世界的乖巧学妹玛修握紧了盾,“我们去问问医生。”

罗曼医生秒关了摸鱼网页后笑着迎接大家,脑中飞快思考着自己最近没干什么吧为什么大家都奇怪的看着我。

“医生,能查到从者的地点吗?”

罗曼松了口气。

“可以试试……你想干嘛?!”

医生眼睁睁的看着少年御主冲上去抓住自己的肩膀就是一顿猛摇。

“齐格飞!帮我查下齐格飞哪儿去了!!!”

 

 

2.

齐格飞被召唤现世的时候也挺诧异的,自己在有御主的情况下还能再被召唤吗?

圣杯的召唤机制也是挺奇怪的……

听完圣杯的情况说明,齐格飞看着面前造成自己唯一弱点的菩提叶暗自叹了叹气,真是无法拒绝的遗物。

这场圣杯战争的情况他也听明白了,7v7混战……和之前御主的修补特异点工作一样奇怪,不过也没关系,就在这新的人生里,继续贯彻自己的愿望吧。

然后……他就被下了封口令。

齐格飞听从指示灵体化了,被下了封口令也不是不能理解,自己的弱点太过明显,就像Lancer的御主所说,很有可能被红方assassin隐藏气息抓住机会一击毙命。

我的名气真的那么大吗……一向对自己评价过低的黑方saber没注意到master越来越黑的脸色,习惯性道了个歉。

他在与红方Lancer的战斗中度过了现世以来最棒的一晚,接着在公正的ruler答应守护少年后说着没有遗憾准备笑着离开。

为什么会那么想救他……?

可能是因为想到了上一个御主吧,哈哈,有点痛,不过就快结束了。

 

 

3.

 

被念叨着的上一位御主从传送阵中扑了出来抱着屠龙者开始哀嚎。

“不准消失啊我好不容易召唤出你还把你满破满羁绊放my room里给自己回血的!!!”

“我不就为了新(活动)特异点去疯狂打了几天素材忘了回家你怎么就混成这样了!!”

“医生!救救孩……他!”

“您……?”

齐格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您怎么过来的?您是来找我的吗?自己自私又任性的举动再一次让对自己很好的人难过成这样,一直不大会表达的屠龙者又沉默寡言了起来。

“停你别说了!我不止一次听到女士们在夸你温柔的时候吐槽你不会察言观色了,医生扫描出来了吗?什么灵核?!!”

御主一脸齐格飞你被欺负得是有多惨怎么灵核都丢了,在医生旁边看热闹的达芬奇忽然开口。

“可以试试替代物,不过应该坚持不了多久。”

齐格飞感觉自己伤口内被塞进了什么东西,随后失去了意识。

 

 

4.

 

齐格飞在熟悉的房间中醒来,御主居然没去打材料而是趴在了一边。

……真是抱歉呐,为我操这么多心。

屠龙者的伤口已经痊愈了,不可能,难道是在灵子转移后灵核也跟着回自身体内了吗。

那……那个人造人少年……我岂不是一点忙也没帮上,还让那个master失去了从者?

御主迷迷糊糊的一把拽住坐起身来的齐格飞,准确无误的压倒,自己正好靠在骑士的胸前。

虽然很轻松就能挣脱……

算了吧,齐格飞跟着闭上了眼。

熟悉的触感,棒极了。

御主愉快的再次睡了过去。

 

5.

 

“御主你等等……”

齐格飞抬手挡了挡,“能不能先告诉我我为什么还活着,以及……你想干什么?”

御主把手上恶魔的心脏放在了一边开始解释。

齐格飞惊讶得张了张嘴不知道但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简单来说就是,灵核没有回来别瞎想人肯定救成了,以及最后关头你强无敌的御主我想到的替代品就是刚打到了恶魔的心脏,缺啥补啥都是心脏凑合用用,完了。

齐格飞想了想自己比较熟悉的恶魔形象,觉得自己也完了。

 

6.

 

“不要放弃希望啊哈哈哈,你看融合得多好,就是达芬奇说你在不自觉的净化这个心脏让它更为接近原本的灵核,没净化完成前可能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心脏只是增幅材料,估计只能坚持24小时。”

“对不起……”这么难出的材料还24小时一个,御主你还是让我消失了好了。

“不行。”

“?”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向温和的御主板起了脸,“不要想着就这么消失,恶魔心脏这种东西我想要多少就可以去打多少,不要觉得你的价值还比不上这几个心脏。”

“但是……”

“别想着说什么重新召唤!”御主抱住了头,“你看看我那群金卡英灵,全是一宝你懂吗?错过了就没了,什么重新召唤不存在的!”

御主扶住完全没听懂的屠龙者,“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御主,时间快到了,乖乖坐好我给你换心脏。”

“是。”齐格飞温柔的笑了笑。

 

 

7.

 

虽然达芬奇说过刚换上的心脏可能会影响齐格飞的人格,但好像还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陷入沉睡的齐格飞在十分钟后醒来,温和的表情被冷漠替代,平时隐藏的龙角龙翼龙尾全显露了出来,被诅咒的圣剑Balmung被他持在手中感觉宇宙最凶。

“齐格飞?……”

对方无所谓的朝着自己瞟了一眼。

“我叫错人了?”

“想说什么,御主?”

不冷不热的音色,这……难不成就是我看过屠龙者的梦境后曾经幻想过的,齐格飞·alter?!

哇好刺激的。

不对,冷静点……

“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很明显,齐格飞。”

威风凛凛的德国骑士放回了剑,“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不去打材料吗?”

这明显还是以前温柔体贴好评如潮的齐格飞啊!

御主拉着人就往特异点冲。

 

 

8.

 

御主觉得自己赚翻了。

自己的幻想被满足了不说,这个齐格飞,或者是自称齐格飞的人……

好强!

虽然齐格飞不算太弱,但今天尤其凶猛,堪比berserker的攻击力让队友们也发现了不对。

“齐格飞你……”吃错什么东西了?

“呵呵,我很好。”

齐格飞一个跳斩不知道是砍死了还是砸死了面前的恶魔,直接掏向恶魔心脏的部位,随后皱了皱眉,“哼,又是个不带心脏的。”

身后拿着解剖小刀的御主第一次看见这么直接的齐格飞。

有点帅啊我的齐格飞。

“下一个,不要让我感到无聊。”

 

 

9.

 

“……对不起。”

恢复后的齐格飞看着大家微妙的眼神,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张口还是习惯性道歉。

御主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背,他只能轻易够到一米九的那个部位了,龙形特征再次隐藏,刚好两个小时。

“不用道歉,你帮大忙了。”御主温和的笑着,一个持续时间两……一小时五十分钟的对龙特攻又没有易伤debuff的伪berserker,贼稳!

齐格飞脸有点红,移过了视线。

 

 

10.

 

“御主……”

齐格飞觉得最近的御主更加卖力了,换句话说就是更辛苦了,加上最近恶魔出门老是不带心脏总是要打很多恶魔才能剖出一两个,屠龙者十分过意不去。

但又被手势制止。

“累并快乐着,不用说了。”

“但是!”

御主笑着举起了那只带有令咒的手。

“齐格飞,听说你的对魔力为0。”

“是。”

“很好,再说什么消失了也没事自己愿望达成没有遗憾很感谢你御主之类的我就用令咒对你为所欲为了,明白了吗我亲爱的齐格飞?”

罕见的强势让一贯严肃的屠龙者愣了愣,御主上前抱住了他,抚摸着他唯一的弱点。

“我是不可能让你消失的,决不,给我好好活着。”

“……那master也答应我,不要弄得这么累。”

御主看了看自己仓库已经100+的恶魔心脏,“好,以后我每天只刷一个。”

 

 

11.

 

一天内因为换心脏会出现两小时的恶魔人格真是太刺激了。

同样的拥抱一样的表白,恶魔人格只是淡淡的勾起了嘴角。

“是吗,那么就不浪费时间了,去屠龙(鳞、牙)吧。”

虽然不知道恶魔是什么脑回路但御主兴奋的表示同意开始召集队伍。

材料本里的幻想龙种们集体一个哆嗦。

能帮上御主的忙就没什么遗憾的了,伪·齐格飞·alter想着。

今天的齐格飞依旧屠很开心。


END

评论(23)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