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摔死啦!

[Hellsing同人][神父xA叔]

被B站逼着掏出钱包买下了这一份巨型安利!



lo主没药吃!尽量不OOC!






我们皇家国教骑士团,通称Hellsing机构,很久以前就在和怪物战斗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们是为了消灭那些企图侵袭大英帝国和新教的反基督怪物而设立的特别机构。



法王厅特务局第十三科‘背叛者’,既是梵蒂冈非正式特务机构,也是梵蒂冈所拥有的,唯一也是最强的战斗力,驱除恶魔,镇圌压异教,消灭异端的专家们,背负犹圌大之名,本不应该存在的第十三科。



——————


I.



皇家国教骑士团,通称Hellsing机构,是消灭怪物的怪物机构。


对手是吸血鬼,消灭吸血鬼最有效的还是吸血鬼,而我们Hellsing所驯养的,比谁都专业……人是靠不住的。


“胡扯,能打败怪物的只有人。”所以我才期待着,被人类杀死。


“那么,阿卡特,”因特古拉安坐在家主的位置上,在管家递来的雪茄盒里选了一根,笑道,“什么人类,能够战胜你?”


“噢~有哦。”阿卡特忽然笑了起来,就像不受控制一样,“如同五百多年前那样,在我虚弱的时候猛攻,逼出我的死河,就有机会击杀我的本体。”红色的身影笑得颤抖,双手交缠,如同环抱自己的姿势,“就像你的先祖,初代范·海辛那样,对吧,我的主人?”


“啊,不要误解我的言语。我并不憎恨范·海辛,”吸血鬼拂过差点笑出泪水的双眼后无辜的摊了摊手,阻止了想要开口的因特古拉,表情怀念的继续说着,“但如果他能更加爽快的,在那个黄昏的旷野收取我的性命,我会感激他的。”说罢也不看向他们,就那样转身径直走了出去,在靠近墙面前化作血雾,消失在二人眼前。


她明白他的心境,但他从未如此清晰的表露出来。


果然,是无聊得太久了吗,那个被称为不死之王的吸血鬼。


抽了一口雪茄的因特古拉叹了口气,呼出的烟雾中看见了表情略微严肃了的管家。


“沃尔特?”


“我在,大小姐。”沃尔特弯腰行礼。


多想……


多想在自身的全盛时期,作为敌方,与阿卡特全力厮杀一次。


被称为“死神沃尔特”的管家露出了笑容,抬头时的表情一如往日。



II.


“我说,阿卡特哟,你能不能每次不给对方营造一种‘哈哈哈我杀死他了’的气氛之后再反杀,被子弹刀刃击伤得不成人形你很开心吗?”


“嗯是呢,”看到主人的诧异表情后反而笑了出来,“我在培养自己的战意啊。”


“被圌虐狂阿卡特。”管家补刀。


“噢原来如此~怎么,跟对方交手就这么没有快圌感?”因特古拉也调戏起了自己的王牌手下。


“呵呵。”阿卡特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对这些用词毫不在意。除下外出佩戴的太阳镜,再搭配此时这般安然的表情。吸血鬼阿卡特,真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存在。


“算了随你。”因特古拉把视线收回到手边,浏览起了文件,“最近接二连三的恶意制造吸血鬼事件,接下来你去这里,”家主从一叠纸质报告中抽圌出一张指了指地址,“以防法王厅特务局第十三课扰局,带上塞拉斯,速战速决。”


“妄图超越人类,真是无耻的行为啊……”阿卡特摘下礼帽俯身行礼,“那么遵命,我的主人。”





“我也想和master一起战斗。”塞拉斯一边轻巧地拎着重型枪圌械,一边可怜兮兮的望着阿卡特。


“守门去吧女警。”阿卡特从怀里掏出了超大口径手圌枪,“别碍事。”


于是便因为速战速决的命令,成了门卫的塞拉斯无聊的坐了下来,里面已经成了阿卡特的个人战场。


银弹不断射圌出,换下弹圌夹,上膛,继续射击。


大量的食尸鬼,在这种无单方面镇圌压下,竟然没有一只接近了那个疯狂的吸血鬼。


“啧……”真像刚挣脱主人项圈的疯圌狗一样,无聊。



III.




“我们是主的代圌理人,神罚的地上代言人,我们的使命是把反抗我们的主的愚者,就算他们只剩最后一片肉也要消灭!阿门!”伴随这一声怒吼,无数荣耀加身,有圣骑士之名的神父——安德鲁森迅速布下了固有结界,并重创塞拉斯。


“噢~”阿卡特转过身去看着那位同样疯狂的神父。


如果枪也是近身武器,那吸血鬼的枪想必也和神父的铳剑一般鲜血淋漓了。


“久违的狩猎吸血鬼了,我得好好享受才行。”神父洋溢着扭曲的笑容向吸血鬼走去,而对面的阿卡特也迈着同样的步伐走了过来。


双剑比划出的圣十字与用双枪比划而出的逆十字。


宿敌一般的存在。


下一次能杀掉我的战场在哪儿呢,神父?


下一次能将你钉死在墙上疼爱的地方在哪儿呢,吸血鬼?!


你逃不掉的。



IV.




没有打斗气氛啊,回去睡觉了,大清早起来的很困。


趁着我还压得住对你的杀意。




二人的对决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V.



零式制御模式已开,死河流淌在整个伦敦。


“干得漂亮,我亲爱的宿敌。来杀了我吧,用你的铳剑穿刺我的心脏。”


“这还用你说,吸血鬼。”


多棒的一个男人……看着安德鲁森与自己的亡灵军队战出的道路,阿卡特满足的闭上了眼。他想起了范·海辛,那个几乎杀死他的人类。


对!就是这样!来吧,快来吧!亚历山大·安德鲁森!




“最终,你也变成怪物了,安德鲁森。”吸血鬼跪在了地上,对着刚被自己亲手杀死的神父,悲伤着哽咽地吼叫着,“你就是我,我曾经也是你这幅鬼样子!”


不死之王,城堡也好,领土也好,人民也好,所爱之人的心也好,他自身的心也好,什么都消失得一干二净,只是不断奔跑于斗争中的幽鬼。


“哈哈哈哈,恶鬼就不要哭了。”在讨圌伐的对象面前,这位神父第一次近乎温柔的说了起来,“恶鬼就不要哭了,正是因为不想再哭泣才变成恶鬼的不是吗?”


恶鬼站了起来,走到了垂死神父的身边,无言地倾听着。


“人类哭干眼泪之后,变成了恶鬼,变成了怪物,然后就这样一直到死。”


安德鲁森眼前的世界越来越沉重,却又支撑着讲述着。


“那样的话就笑吧,狂傲不逊地大笑吧,像你往常一样。我要走了,你还要活到什么时候呢,可悲的你究竟到什么时候才不需要继续活下去了呢?”


“用不了多久了,我的宿敌,地狱里再见吧。”阿卡特捧起了神父破损的躯体,在那微笑着的嘴唇上碰了一下,用自己的嘴唇。


“我后悔了,亚历山大·安德鲁森。”阿卡特也笑了,将沾满宿敌血液的手指伸进嘴中允圌吸着,接着对着神父的脖颈咬了下去。


“哈哈,你用餐的样子真是美丽啊。”


“嘘,那就多看一会儿吧。”


如同塞拉斯和那个佣兵队长一般,成为我的一部分吧,安德鲁森。





end



文笔太渣能忍受到这里的小伙伴们蛮拼的!


官逼同死同欣然赴死系列!让你们感受一下官方的恶意![what?


能想成这样我脑子也是蛮拼的·_>·


【好几年了忽然被屏蔽感觉好怪异……

评论(2)

热度(20)